人性与生存,一点零散思考

7/11/2017, 5:20:54 PM 109 132256
最近在思考人性,主要是被这几个月的遭遇所触动,深感于金钱社会下的人性冷漠。而我作为“人之初性本善”的信奉者,对人性多少泛起了些怀疑甚至是绝望。我不敢说自己是个“至善主义”,因为那样会显得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于是,为了尽可能地表明自己并非异类,我也会因利益与人争辩,尽管我憎恶那样的自己,但如果不这样,可能更会让那些“蝇头小利者”得寸进尺而怡然自得。身处于这光怪陆离的大环境之中,或许我们都不免于流入庸俗,无论你是习以为常还是极力抵触,终会被周遭所同化。所以我们在很多时候,都是一定程度上的伪装者,没有人能做到百分百的原则,只是妥协的条件不同罢了。

你可能会因为租房吃亏,而与房东争执得面红耳赤却只为那千百来块;你可能会因为认筹金无法退还,而与开发商大动干戈却终究选择吃亏;你可能会因为政策的不合理,而与官员以卵击石却不得不顺从?

无论你曾经是怎样的,在套路面前,你都不得不做出选择。

人性既是复杂的,也是多面的。只有自己最清楚在什么样的场景,露出过什么样的一面。我们都不必欺骗自己,我们的双眼目视了我们所经历的一切,而外人所看到的,大部分是伪装后的你。人与人的不同,恰恰就在于对事物准则的把持程度的不同。

你可能会认为隔壁邻居不借你东西而感叹人情淡薄,而他却会认为何必理会你这个陌生人;你可能会觉得你的周遭充满市侩,而他们却认为那是生存法则;总之你以为的以为,在很多人看来,都可能是理所当然。

很多时候我都在问自己:“为何这个社会的近乎所有人都在围绕金钱?” 我的很多亲人在外打工几十年,背井离乡,拼命赚钱,一年到头,与家人相聚也不过是区区十余天甚至更短。就拿我自己而言,从九岁开始成为一名留守少年,奶奶把我拉扯成人,对父母的情感也因此而疏远。我自然懂得父母的不易,却也一度不解为何一定要那样。“钱”似乎成了普通百姓一年甚至于一生的课题,你看那些奔走在街头的外卖哥、扎根在超市的收银员、菜场的鱼大妈肉大叔、流水线上的工人、守望在田地的农民……他们的确都是为了生存。而出离于生存之外的,金钱又成了一种近乎扭曲的价值追求。金钱满足了人们欲望的同时,也让人性变得更加复杂,所以物质与精神的双重修养,往往是普通民众可望而不可及的。

很多人忙碌一生,不过是为了不以物忧,却又往往因物而忧。从宏观层面来说,人,在很多时候都是矛盾和盲目的。

我们生来纯真,或嚎啕大哭,或破涕为笑,从不保留。长大时,才懂得什么是:“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 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芸芸众生,都是一个“利”字,当你意识到这些,是否还会保留你那原始的至善至美呢?

人性最悲哀的不是无善,而是有善者被环境改造成无善。

仰望星空,感叹宇宙之浩瀚,人类又是何等渺小啊!我们随着地球而自转,随着银河系而奔涌,我们无力改变宇宙法则,似乎…也无需改变。因为潜移默化之间,我们,都在被改变。

贤心 · 江西

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