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180元零钱

2016-01-06 26 22176
今天在品全的收银台,目睹一位排在我前面的农民工兄弟从口袋里艰难地拿出一叠叠的零钱,手姿有些颤抖,很多一块的、五块的,十块的,我心中突然一酸,回想起十多年前上小学三年级,我的母亲带我去交学费的一幕,那是我终生难忘的回忆。

当时三年级的学费是180元,我的母亲在那年暑假就告诉我,她没有钱供我学费,即便我父亲长年在外打工,家里也是一贫如洗。开学前一天,九岁的我躲在老家的后山默默哭泣,跟所有孩子一样,从来没有任何一件事物能胜过对上学的渴望。那天母亲到处找我,还有我的奶奶,爷爷,几乎全家总动员。我记得哭着哭着我就倚在一棵树底下睡着了,很晚的时候他们凭着手电筒找到了我,当时我母亲把我打得很惨,也许是少时候太懂事了,看着母亲那种痛苦的愤怒,我甚至告诉她:“妈,求求你别打我了,我不读了可以吗?”,母亲停住了,抱着我嘶声裂肺般的痛哭,我永远不会忘记那种声音…

第二天,母亲像往常一样起的很早,透过墙壁能清晰地听到她在厨房砍柴火的声音,六岁的弟弟睡得很香。我很快也爬起来了,走到厨房,母亲一脸诧异地看着我:“起这么早干嘛?”

“我帮你烧柴”,我天真地看着她。

凝视着灶里的火焰,幼小的心思又开始落寞了。母亲也似乎完全看懂了我,边搅拌着锅里的粥,边对我说:“你以为妈真没有你的学费吗?”

我无法形容我当时的心情,我只觉得我终于可以跟其它同龄人一样上学了。

吃完早饭后,母亲去菜园做了差不多一个钟头的农活,就带着我去小学报名了。路上我一直担心她会不会跟校长说欠学费(我从小到大都多疑),直到走进校长办公室,看着母亲从衣袋里拿出一张张的五元、两元、一元的纸币,我眼眶开始湿润,不过我没有让他们所有人看到(原来我从小就是如此自卑),我开始注意旁人的眼光,我多么担心他们会笑话我和我母亲,笑我家里穷,因为其他人大多数都是拿着“四位领袖”的百元钞票。

校长接过我母亲的学费后,笑着说:“这么多零钱,正好我这边也缺,挺好……”

我至今都不知道那180元的零钱她是怎么弄来的,因为暑假的时候我就翻遍了家里的所有角落,只为了证明我的学费是存在的。

第二年,母亲就把我跟弟弟交给了奶奶,去外省打工,也就是我父亲打工的地方,福建泉州。为了我与弟弟,为了家里起码的生存,此后的每一年她都随同我父亲去那挣钱,直到现在,他们都还在这条赣东北链接闽南的线上来来回回,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与他们团聚。。。

写到这里,喉咙开始梗咽,因为我辜负了我的母亲,在我求学的那些年中,她对我给予了多少期望,然而我却在2007年因为过重的精神压力开始结束了曾经一直让他们骄傲的成绩,黑色的高二,我休学了整整一年,在南昌,温州等等很多地方四处求医,最终的结果却竟然是:超负荷的心理压力所致的神经衰落。那一年我从鬼门关走了一圈(差点猝死)。

然而就是它,让我在今后的几年间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所以我总是对自己重复着一句话,五年前的选择,决定现在的命运。。。

而今,我独自漂泊在杭州,与身在泉州的父母仅有的沟通只局限在那几十分钟的电话里。有时在公司午休醒来后,我总是会莫名地凄凉,为何人的命运如此悬殊…


(依旧是发表于2012年12月9日的旧文,至今回忆往事,颇有感触,因此再次存储起来)

贤心 · 杭州

贤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