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迁的梦与实

2015-12-07 23 40611
苏迁背井离乡,怀揣着绝世巨梦来到杭城。据说这是个电商帝国,所以苏迁默默发誓要进一家电商企业。他仅仅只花费了半天的时间就安顿好了自己,那是一间不足10平米的单间,但对于一个初涉异地的乡下人,这已经够了。他开始规划起接下来一年的计划:

第一条便是:把去年未完成的任务完成(找1-2个女朋友,当前完成进度:0/2)。而至于后面几条,不出意外应该是加薪啊、升职啊诸如此类。规划已经好了,那么他开始疯狂地投递简历。从第二天开始,他艰难的面试历程由于比较不堪,所以此处应当省略。然而你必须相信,两周后他仍然找到了一家包吃三顿的公司,准确地说,那是一家店,但是请不要揭穿真相。老板是个对互联网拥有深厚兴趣的40来岁的小伙,做的是家居建材,是个地地道道的传统行业,并且,他觉得他很年轻,他口里最多的就是“b2b”、“不差钱”、“好好干”,这显然切合了苏迁的电商意愿。

苏迁也因此暗喜了几天几夜,想着自己一出道就抱上了大腿,已然看到人生巅峰。“颤抖吧,渣渣的老同学们” 苏迁美滋滋地想着。

来到公司的第一天,他雀跃地坐在了电脑前,看着显示器中容光焕发的自己,不禁挥舞着拳头,默念着:“我的大刀。。噢不,我的美工刀早已特么的饥渴难耐”

“小苏啊,你来得够早的啊。对了,今天我会把我们要做的网站细节告诉你,要不。。。你先熟悉下电脑?” 肥的掉油的老板憨厚地对苏迁说。

“好的王总。” 苏迁的工作就这样愉悦地开始了。想着自己终于可以一个人建设个b2b的电商网站,如果一旦像老板说的那样上市了,不说创始人,好歹也会是个技术总监的角色吧,错过了第一个马云,终于逮到了第二个马云,想想就好激动的样子。但是,情况似乎有那么一点不对,五分钟过去了,那台电脑仍然还在启动中。即便他按了三次重启,都并没有什么卵用。

“王总,这台电脑是不是坏了呀?”

“没坏没坏,我昨天还用了。就是开机稍微慢了一点点,你得等等”

“那。。。是要几分钟呢?”

“10分钟的样子吧,不过快的时候8分钟就启动了”

“哦哦,那。。。那还蛮好的啊,我。。我再等等” 尽管苏迁多么地想冒出个“璞”,不过他最终气沉丹田,机智将那股惊奇化作一股气体从身体的背侧悄然排除了体外。

九分钟过去了,电脑终于启动了。苏迁欢喜地点开了桌面上唯一的浏览器IE6,然后又1分钟过去了,浏览器打开了,又3分钟过去了,百度打开了,一天过去了,Fireworks下载进度14%。

下班时,疲惫不堪的苏迁走进了老板的办公室。

“王总,我可以申请换台电脑吗,另外宽带也要升一下,不然很影响开发效率的”

那个肥的掉油的一脸憨厚的老板立马像变了个人似的,拍案惊起。

“什么?你来第一天就要求这么多,公司都是给工作了三年的员工才换电脑,你才第一天,而且还要加网速,你有没有考虑过公司的成本。公司培育一个员工是多么不容易,作为老板,不是我小气,我要控制开源节流,你懂吗小苏?”

“我懂。。。那么,我可以走了吗?”


【梦】


带着无尽的悲伤,苏迁离开了他在杭城的第一家公司,那是他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理想与现实的落差。然而想着它起初制定的一年计划,那些无穷的美好仍然在不久的将来向他着手,他便不再有一丝的伤痛。

那一晚,他剪去了蓬乱的长发,刮掉了性感的髭须。正如你猜想的,他要从头认识这个世界!

“喂,你好,是苏迁吗?我是杭州巴拉巴拉公司的HR,很高兴收到你的简历,经过筛选,你符合我们的岗位要求,我们的前端攻城师对你非常满意,所以邀请你于明天下午两点到公司现场面试,请问你有时间吗?”

“额。。。巴拉巴拉?额。。。有的啊,有的啊!” 苏迁实在难以掩住他内心的狂喜,这正是他做梦都想去的公司啊。

“好的,那明天下午见哈!”

时间在一刹那跳跃到明天,而昨天,却像是远离了一万年。

但苏迁经历的今天如期而至,他足足提前了1分钟来到了巴拉巴拉公司,顶级的写字楼,宏伟的电梯,对,非常宏伟的电梯,所有人的穿着都是那样的逼格,你可以想象一个程序员生平第一次来到一家超大型公司的那种喜悦,苏迁整个人都飘起来了。

大概两个小时后,苏迁完成了他的面试,他感觉到前所未有的顺利,似乎一切都是为他精心设计的,最重要的是,约他面试的HR似乎对他很有感觉,一直在向苏迁抛媚眼,仿佛在施放某种微妙的暗示。想着自己最早的那个计划:找2个女朋友,进度即将变成1/2,苏迁更加窃喜。

很快,苏迁便收到了offer,他也记不清offer上写着什么,总之,他被录用了。上班的第一天,他就切完了一张活动页的图,他的美工刀终于不再饥渴难耐。

然而巴拉巴拉公司人才辈出,苏迁渐渐感觉到自己像是沧海一粟,他苦恼地坐在电脑前,偌大的办公室,似乎只剩下他一人。突然,电脑屏幕弹出了一个消息:“还没下班吗?一个人加班是不是很寂寞? 约吗?”

苏迁没有看错,对,就是那个HR发来的。“约吗”这究竟是什么意思?苏迁并不想知道,因为这已经不重要了。

“简直是寂寞成狗,必须约!” 苏迁按捺不住澎湃的心潮

从出生以来,苏迁似乎从来没有这么勇敢过,也从来没有妹纸主动追他过,但是现在,所有的美好似乎都在发生。至少从这股春意盎然的肉欲缠绵开始,苏迁迎来了他人生的巅峰。由于他工作的出色,苏迁很快升到了巴拉巴拉公司的UED主管,然后又升到了技术总监,直逼CEO。

现在,他已经拥有了数量可观的财富,他的女朋友,也就是那位HR告诉苏迁,她是巴拉巴拉公司董事长的女儿。鉴于崇高的修养,苏迁毅然终止了“找2个女朋友”的计划,因为她已经足够让他进入婚姻的殿堂,

婚礼的当天,天空的颜色变得明朗。幸福来得如此突然,就像是一场梦,转瞬即来,稍纵即逝。

“小苏啊,起来了吗,开开门,你房租还没交清呢。”


【实】


银装包裹的大地,沉睡地接纳上天冰冷的恩赐,这是一场雪,粉刷着一座城。也或许是洗涤一座城,至少在若思看来,它迫切地希望掩饰过往的一切记忆,那些形色纷纭的人与事,都将在白色中抹去。

无论有多少留恋,都已经够了! 一旦武装起来的女人根本不再需要这些娇柔的字眼。然而,去往火车东站的路似乎比平时漫长了许多,尽管她是如此毅然地前行,根本没有回头看过一眼,根本不曾知道,暗恋了她三年的苏迁,一直在她的身后,多想英勇地将她拉住,告诉她:”至少还有我“ 而后面的情节,苏迁想了一天一夜,就差没有穿越时空,祈求剧透了。

”该死的胆怯,我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做一会真正男人!“ 苏迁不断地告诉自己,这并没有什么,勇敢的加速,或许,就能成为一场爱情的主角吧。但这仅仅是或许,苏迁越想越觉得故事有点理想化了,在一个受伤的女人面前,颜值并不那么偶像化的他,一旦遭遇尴尬,那会是一种怎样的挫败,对,他不想揭穿这一切。苏迁终于停住,直到若思消失在苍茫的人流中,一切都变得平静。此刻,他只想静静。

这是2017年冬,苏迁在杭州打拼的第五年。他终于决然撕碎那条五年前就已经制定的找“1-2个女朋友”的宏伟计划,他用五年的时间,将这项任务的进度成功地保持在了0/2,回头想想,这是上天所赠予的一种怎样的玩笑。他的青春,在没日没夜的刀光剑影中老去。“或许,我根本不曾有过青春。” 苏迁说。

这1800个夜,他经历了什么?失去了什么?又得到了什么?或许,这积满白雪的冬天,是最好的诠释。

三年前,他在咕噜咕噜公司干了足足两年,由于始终得不到提拔,终于选择离职。就在那年,他因在某知名前端交流会的一场“前端与量子力学“前无古人般的精彩分享,使得他声名鹊起。他的职业生涯迎来了一个小小的巅峰。一个月后,他终于如愿以偿地收到了巴拉巴拉公司的橄榄枝,那曾经的梦啊,终于在现实世界得到了兑现,终于不会再因为房东的一声敲门,而粉碎。

也正是在巴拉巴拉公司,苏迁认识了视觉设计师若思。见到她的第一眼,苏迁就被惊呆了,她是那样的美若天仙,气质怡人。但不幸的是,苏迁很快知道了他的前端主管剑仁的女朋友,恰是若思。或许就在那一刻起,苏迁默默发誓要用实际行动去证明,自己会更优秀!他把所有的时间,全部的精力,都投注在密密麻麻仿若蚂蚁的编码世界,这是他唯一想到的击败剑仁的方式了。

尽管进公司的时间并不太久,但是苏迁已经把工作做的非常出色,他参与的项目总是提前很多天完成。他就像是一个切割机,再多的图,都能被他描摹得生龙活虎。而这样的状态,他整整持续了三年。他为之付出的,是三年的夜。

三年后,他的技术造诣已经得到团队足够的认可,但是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得到了若思的认可。因为若思交到的图,他总是能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完成。

”我愿耗尽毕生,只为换你一笑“ 苏迁美滋滋地想着。

事实上,苏迁常去剑仁家蹭饭,因为他很早就搬到了剑仁的附近,只是因为,若思也在此。某个周末,苏迁又来到了剑仁家,不过,和往日不同的是,他听到了这样的对话:

”如果你是HTML,我愿做你最美的CSS“ 一位女子对剑仁说。

”可是我已经有了JavaScript“

”你是说那个若思?她就是个披着羊皮的小三!“

剑仁似乎有些不知所措,他根本不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明明是眼前的这个叫子梦的女人,正在挖若思的墙脚,为何却说若思是小三呢?

”你你。。。你丫才是小三,你全家都是小三,我绝不允许你这么说若思!“ 剑仁显然已经怒了。

”好,剑仁。我也不跟你卖关子了,反正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层纱,我们一定会在一起的。今天我就豁出去了,我要告诉你,若思就是个婊子,她被人包养,拆散别人的家庭,还一本正经地在巴拉巴拉公司上班,这就是你的女朋友,是别人睡的呕吐的女人!“

”啪!“一声响亮的耳光打在了子梦红润的脸庞。

”好,你打我,一千次,一万次,还是改变不了我爱你! 我还要告诉你,若思,对,就是那个婊子,就是被我爸包养的你知道吗,你知道吗?!我恨她,我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但是,我克制住了,我要收回她现在拥有的一切,包括你!! “

这一幕,不仅剑仁惊呆了,在一边偷听的苏迁,更是千头万绪!她的女神啊,岂能容得他人这么凶残的撕碎,他根本不相信这一切。他悄悄走出了屋子,向着闹市慢腾腾地走去。”若思,真的是子梦说的那样吗? 不,他一定是为了得到剑仁才说那些的。不行,我要去找若思,我要去试探她“ 苏迁想着。

然而,当苏迁经过一家会所的门前,他终于相信了这一切。只见若思一身低胸妖娆的穿着,挽着一个足足比她大20岁的老男人。正向着一辆宝马X6走去。而那个老男人,如果苏迁没有看错的话,就是五年前在杭城的第一个老板,王总。

”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苏迁突然觉得这个世界的一切,都是一个投影,一个美丽的欺骗。

一周后,杭州某写字楼,一位女子从18层,带着无尽的痛楚加速掉落,奔向地狱的另一个18层。她,正是子梦。

痛失女儿的王总,终于甩掉了若思。而剑仁,也已和若思”分手“。巴拉巴拉公司在得知这个悲伤的惨剧后,也将五年的老员工若思毅然开除,永不录用。

苏迁无力望着这苍茫的天空与大地,髭须已经被雪裹得更加坚硬了。

—— 2015.08.06 凌晨

贤心 · 杭州

贤心